您现在的位置: 威海市教育学会 >> 威海教育 >> 教育广角 >> 正文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文章
  • 搜索:
    ◇威海教育专题◇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更多>>
    没有相关文章
     
    从如此“光盘”说开去           ★★★
    从如此“光盘”说开去
    作者:于玲   文章来源:文登区文昌小学   更新时间:2018-6-29 10:03:25   点击:33

    随着城乡中小学合并潮的推进,在乡下很多孩子都要坐学生班车上学,所以中午就需要在学校就餐。为防止学生浪费饭菜,学校增添了值日生监管,对有剩饭的学生进行实名扣分,列入班级考核。于是,班主任们纷纷亲自上场监督,希望每位孩子都能将“盘中餐”吃光,真正做到“光盘”。

    听一位老师跟我讲,在某一所学校,有个挑食的孩子,每天中午都很少吃菜,大多剩在盘里,班主任为了教育他,就让他的家长来,把孩子吃不了的部分吃掉。从此以后,这个孩子什么饭都吃,再也不剩饭、不剩菜了。能听出来,这位老师是带着赞许的语气来说这件事情的。单纯从结果来看,我们的教育目的是达到了,但从教育手段上来看,我个人很难苟同。

    我在想,假如我是那个孩子,看着自己的父母在餐厅里,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将自己吃剩的饭菜吃掉,该多么难堪,甚至内心深处会有深深的羞愧感;假如我是那位母亲,当着全餐厅师生的面吃下孩子的剩饭,虽然目的是教育孩子,但内心深处是深深的挫败感!假如我是班级里其他的学生,我会有巨大的恐惧感从心底产生——如果我也剩饭,我的父母也会被请到学校吃我的剩饭。

    作为老师,或者学校管理者,我们是否站在了孩子的角度思考问题?假如孩子是因为别的原因不喜欢吃学校的午餐呢?假如孩子的饭量本身就小呢?假如这个孩子不爱吃菜有别的原因呢?老师是“杀鸡儆猴”了,可遗留下来的问题呢?那份被羞辱的感受,那份痛苦的记忆却永远留在了孩子心里,遗留的心理问题谁去消弭?

    我也遇到过同样的事情,我不敢说自己的方法对别人有效果,但对我来说我找到了适合不同孩子的就餐管理方法。我所在的城区学校里,中午也有部分孩子需要在学校就餐,面对学校的考核,我曾对孩子们苦口婆心地“劝吃”;我也曾看见学生因吃不完饭而流眼泪。我知道孩子们努力了,孩子们也想好好表现,不为班级扣分,但是他们还做不到顿顿“光盘”。

    后来我向学校分管领导及餐厅管理者反映,可以适当给孩子们量少种类多的饭,饭食不够再添加。在就餐座位分配方面,我把学生按照四人分一个小组,每个小组有挑食的,有饭量小的,有能吃的,这样在孩子们吃饭之前可以按照他们的量把饭分好。有时候,我会把一些菜以寓意形式给孩子们解说,比如有的孩子不喜欢吃豆腐,我就说:“豆腐就是表示都有福啊,谁想把福给扔掉呢?”还有的孩子不喜欢吃炖土豆,通过谈话我知道他们喜欢吃薯条和薯片,我就引导这些孩子说,“慢慢吃,他们和薯条薯片可都是亲兄弟,你们闭着眼睛细细品尝,能不能吃出薯条的味道来?”爱吃土豆的同学马上配合地点点头,似乎真的吃到了薯条。有的不爱吃菠菜,我就在班级活动课上放动画片《大力水手》,孩子们因为喜欢大力水手而喜欢上了菠菜。孩子们都有好胜、模仿的性格,我抓住他们这个特点,中午我都到餐厅窗口领和他们一样的饭菜,陪着孩子们慢慢吃,因为孩子们喜欢我,他们就会模仿我,我会把盘里的菜吃得干干净净,挑食的孩子也跟着慢慢改掉了自己的毛病。学生每一次的改变,我都会给他们一个物质奖励,并给他们一个拥抱,或者拍一张就餐照片传给父母。家长们看到照片里自己孩子吃饭的情形,都欢喜得不得了,还说孩子回到家中会说服父母不能挑食。我也会结合这样的问题开展班队会,通过多种手段让他们知道粮食来之不易,让他们了解挑食的不良后果。

    餐桌上的问题,其实是学生成长中的问题,需要我们当老师的多一点爱心和耐心,多站在孩子的角度去考虑。当我们的教育遇到障碍时,我们可以多想点子、求变通,因为推开障碍就是孩子们成长的新途径。

    (责任编辑 艳)

    文章录入:教育学会    责任编辑:教育学会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威海市教育学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7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