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威海市教育学会 >> 威海教育 >> 教育广角 >> 正文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文章
  • 搜索:
    ◇威海教育专题◇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更多>>
    没有相关文章
     
    温暖半点,花开满园           ★★★
    温暖半点,花开满园
    作者:朱怡   文章来源:威海市塔山中学   更新时间:2018-4-26 14:24:53   点击:53

    风和日丽的周末,缓缓驶离的公交车带走了方才的拥挤与闷热,我长舒一口气,正欲转身,一个单薄的身影闪过眼前。“小慧!”我脱口而出,真的是她吗?

    慢慢地,她仰起头,还是那样清瘦的脸庞,那样游离的眼神。我轻轻拉住她的手,急切地询问:“上初三了吧?还记得我吗?”她仿佛没听到似的,垂下头不再看我,就像那时一样,兀自思索着。我的心沉了沉,这么久了,只怕我早已从她的记忆里消失。就在我准备抽出手时,她倏地抬起头,动了动嘴角,含混不清地吐出一个字:凉。我的心狠狠一震:她竟然还记得!

    时间倒回三年前,我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批学生。初中生活的第一天,他们都分外乖巧,渴望得到老师的喜爱与赞扬,在这之中,我发现了她——小慧。她好动少言,目光游离,对我的询问不做任何回应,在“新学期目标”的调查中上交了白卷,我感觉到了她的不同寻常,果然,几天后,她的妈妈来到了学校。

    半小时的交谈中,泪水浸润着她母亲的双眼:孩子从小智力停止发育,性格孤僻,举止怪异,饱受同龄人的嘲笑与排挤。多年来的辛酸、委屈与无奈在这一刻倾泻而出,却又紧紧攥着我的手说着抱歉,说着给班级和老师添麻烦了。我默默注视着她,虽未为人母,但从小体弱多病的我让母亲每每思及便忧愁不已,记忆里那双憔悴的眼睛此刻清晰地浮现,竟是如此相似,滚烫的泪水交织在一起,深深烧灼着我的心。

    一个周后,任课教师要求没完成作业的学生起立,小慧自然没有动弹。不明缘由的老师走过去询问原因,班上的许多孩子此时忍不住笑出了声,一个男孩直接大声喊道:“老师,她是个傻子,您不用管她。”全班哄堂大笑,那刺耳的笑声于我,便如同利刃切肤,如坐针毡,她却如遗世独立般怔怔地看向窗外,表情木然。恍惚中,小慧妈妈浸润泪水的双眼浮现眼前,她对孩子的深深愧疚,将孩子托付于我的满满信任,让我的心疼痛不已。

    从那天起,我开始有意识地将小慧带入大家的世界。每次走到教室门口,当全班同学的目光投来时,我便装作不经意地喊她:“小慧,帮老师把衣服放到后面。”或者,“帮老师把录音机提到办公室。”在同学们惊奇的表情中,她犹豫着上前,眼底有着一闪即逝的光芒。看到她在我的课前擦黑板,我会很大声地说“谢谢”;每一件事情在班上布置后,我会再写一张特别的便签,一字一句地解释给她听,并帮她装进书包里……

    尽管她仅能歪歪扭扭地写出自己的名字,我还是会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将试卷或者练习纸郑重其事地发给她,她也会仔细叠好放进书包;尽管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抗拒与他人眼神的接触,我依旧装作不经意地同她聊天谈心,纵然收不到太多回应。

    善良的孩子们也渐渐接纳了小慧,让她不再形单影只:上学迟到时,总会有同学跑过来询问她是否生病了;去专用教室上课时,总有孩子主动拉上她以免她迷路;甚至路队中看到她的鞋带松了,都会有孩子蹲下帮她系上……渐渐地,她的笑容多了,表情柔和了,话语也明显多了起来。

    一晃便到了学期末,一天放学后,我看到小慧独自站在马路边,担心她的安全,我走过去拉起她的手,准备带她过马路。触及她温热的掌心,我才惊觉自己的手太凉,但牵着她走的过程中,她依旧是没有异样的淡淡表情。“也许这孩子的感觉,也有些迟缓吧。”我暗想。到了马路对面,我松开了手,对她笑笑,说:“路上小心。”她没有动弹,几秒钟后,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皱巴巴的,略有磨损的针织手套,递给我。我吃了一惊,连忙还给她,她却抿紧嘴唇,执拗地将它塞回我的手中,然后默默地将另一只手套戴上,等待着我。无声的感动弥漫心底,我不再坚持,将它戴在手上,说谢谢,小慧扯了扯嘴角,仿佛是笑了,随即转身离开,依旧没有多言。我伫立良久,注视着她的背影,这是班上唯一一个连数字都不认识的孩子,却也是唯一一个注意到我手凉的孩子,北风中原本瑟缩的心,此刻如偎依火炉般,漾起暖流,遍及全身。

    我没有想到会在这初春的午后再次遇到她,那一只手套的温暖,此刻尽数涌现。她的心思很纯净,不会刻意扮作乖巧,讨我欢心,她只知道牵住的那一只手很凉,便给我一只手套;她的世界很简单,一双手套是她全部的温暖,她便愿意分我一半。

    每每谈及教育理想,我从不敢轻易喊出“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样的口号,总觉得它们太伟大,太崇高,而能将它们践行的人,是用来敬仰和膜拜的。而此刻,我释然:我们的教育理想也可以只是小小的、朴素的,不必是“鞠躬尽瘁”的高尚,“死而后已”的悲壮。若孩子的心灵如一片田,成长中的迷茫让土壤一时覆上冰霜,这“寸草不生”的假象往往会让我们望而却步,怕满腔热血捂不化这大片僵土。但有时,这些看似坚不可摧的冷漠铠甲,这些长期负隅抵抗的麻木之心,却渴求着一束光的探入,当细小的温暖点亮曾经的荒芜,当盛开的渴望重新被唤起,我看见了他们心底,如睡莲般的美好。

    温暖,只需半点;花开,便是满园。(责任编辑 张玉萍)

    文章录入:教育学会    责任编辑:教育学会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威海市教育学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7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