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威海市教育学会 >> 威海教育 >> 班主任之友 >> 正文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文章
  • 搜索:
    ◇威海教育专题◇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更多>>
    没有相关文章
     
    等一朵花开           ★★★
    等一朵花开
    作者:邵晓静   文章来源:文登区七里汤小学   更新时间:2018-4-20 14:58:29   点击:37

    阳光下,邂逅一朵迟开的蓓蕾。我驻足俯首、轻嗅,你已悄然芬芳。——题 记

    不知不觉中,我担任小学班主任已有二十多个春秋。岁月无痕却有痕,在多年的班主任工作生涯中,面对一批一批有思想、有感情的学生,我有过年轻气盛的狂躁,有过患得患失的彷徨,而今,历经诸多经验与教训的打磨之后,我的心境更加淡然,在管理班级工作时也更加游刃有余。下面,我浅谈几点教育感悟。

    每一朵蓓蕾都值得被守候

    平时跟一些年轻老师交流时,偶尔会听到“差生”这样的词,我便会善意地提醒他们,天下是没有绝对的“差生”的,每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我们的教育伴随和引导着他们的成长,老师要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他们。正如陶行知所说的:“人像树木一样,要使他们尽量长上去,不能勉强都长得一样高,应当是:立脚点上求平等,于出头处谋自由。”这句话我深有感触。

    在教三年级时,我的班里有一个叫叶子(化名)的小男孩,他平时穿得邋里邋遢的,跟同学说话经常脏话连篇;作业字迹潦草,数学连续两次考试都是D等。我曾经跟他单独交谈过几次,但他每次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后来我试着跟他在外地打工的父亲进行沟通,这位父亲在电话里恨恨地说:“老师,这个孩子太差劲了,没有一点儿好,您使劲儿揍他就行!我绝不投诉您!”我摇摇头,耐心地做通叶子父母的思想工作,劝他们多回家陪陪叶子,多关心孩子的生活;另一方面,我试着放下说教,经常主动找叶子聊天,也让他帮班级做一些小事,比如给班上的花草浇水,去办公室里给同学们拿作业本,等等。后来有一次,他无意中说了句:“老师,我是个差生,你那么忙,就不用管我了。”我让他抬起头,温柔而坚定地说:“叶子,你很聪明,从来都不差啊!听说你很喜欢在木头上雕刻,真了不起啊!”当时,我看到叶子的眼睛里不再有冷漠,而是闪烁着惊喜。慢慢地,我发现他说话变得友善了,跟同学之间能友好相处了,也注意自己的穿着了;数学成绩虽然没有太大提高,但从他作业本上工整的字迹来看,他当时一定是认真完成作业的。我真为他高兴!

    所以说,每一个孩子都是一朵蓓蕾,只不过,花开有早晚,花色有差异,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都有独一无二的美丽。作为教师,我们能做的,是用一种叫做“温情”的智慧,用心守候孩子们的尊严,用心培养他们健全的心智。

    每一次静默,都是最美的初心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老禅师晚上在寺院里散步,看见院墙边有一把椅子,就明白了有位出家人违反寺规翻墙出去了,但他并没有声张,而是静静地走到墙边,移开椅子,就地蹲下。过了几个时辰,一个小和尚翻墙而入,黑暗中踩着老禅师的背脊跳进了院子。当他发现踩的正是自己的师傅时,顿时吓得惊慌失措,等待着师傅的责备和惩罚。出乎小和尚意料的是,禅师并没有厉声责备他,而是很平静地说:“夜深天凉,快去加衣吧。”

    这位老禅师所践行的,就是一种静默的、“润物无声”式的教育。作为老师,我们在对待孩子们的缺点时,如若能像这位睿智的老禅师一般,多一些包容与体谅,少一些呵斥与惩罚,就会更大限度地保护孩子的自尊心,让他们在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同时,从内心更深切地感受到老师的善意与教诲,从而心怀感激,改正错误。

    在我曾经任教的班级,有一段时间,班里好几位同学向我反映,自己新买的笔或尺子等文具被人偷走了。对此,我采取了“冷处理”的方式,一方面对这些丢东西的同学加以安抚,另一方面也在暗暗观察班里学生的举动。终于,我发现性格孤僻的小海(化名)同学经常下课后一个人待在教室里。有一天,趁着课外活动时间,我来到空空荡荡的教室。我刚到门口,小海就发现了我,他突然“腾”地站起身来背对我,然后把手迅速插进口袋里。我耐心地等他转过身,才笑着朝他走去,而他的脸已经吓得有些发白了。我摸了摸他的头,不动声色地对他说:“小海,你帮老师支个招,好吗?今天我在路上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50块钱,还有身份证和电话号码,你说我该不该还给失主?”小海嗫嚅着说:“老师,我……我觉得应……应该。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我笑着说:“哇,我跟你想得一样。如果那位失主丢了钱包,一定会很着急。小海,谢谢你帮我出的主意,我马上联系那个失主!”再后来,班里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丢东西的事情。同时,我经过深入了解得知,小海的父亲身患重病,家庭比较贫困,我就主动买一些文具或生活用品送给小海,并发动班里一些性格开朗的同学多跟他交流。渐渐地,小海的脸上浸润出快乐的气息,我也为自己当时没有直接批评他的做法感到庆幸。

    是的,有时候,我们在对待学生的错误时,如果能保持静默的态度,采取“反弹琵琶”的做法,可能会收获更多的惊喜。正如苏霍姆林斯基说的:“宽容产生的道德上的震动比责罚产生的要强烈得多。”

    清风过处,你已亭亭

    在当今万事求“快”的时代,催生了一些做“快速”教育的观念与行为,比如:快速提高学生成绩,快速提升班级综合素质……诚然,教师“干教育”的一腔热情令人起敬,其为学生着想的初衷也无可厚非。但我更想说,教育的过程“快”不得,因为——教育的对象是人,是学生,是有思想、有语言、有感情的学生。教师劳动的收获,既有自己感觉到的成功的欢乐,更有学生感觉到的成功的欢乐。”(魏书生语)

    于我而言,教育更似清风,充满温情与智慧,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刚”,使学生在潜移默化中,享受教育带来的进步与快乐。

    是的,我愿做这样的清风,我愿享受这样芬芳的美好。

    (责任编辑 倩)

    文章录入:教育学会    责任编辑:教育学会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威海市教育学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7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