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威海市教育学会 >> 威海教育 >> 教育广角 >> 正文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文章
  • 搜索:
    ◇威海教育专题◇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更多>>
    没有相关文章
     
    鸡年“回望”故事(下)——“鸡”星高照           ★★★
    鸡年“回望”故事(下)——“鸡”星高照
    作者:林学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1-12 13:55:18   点击:84

    1969年,我从教第二、人生第三个农历鸡年,那时,正处文革时期的特殊年代,是我正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第二年。这年六月,弄瓦之喜,正逢月薪之日,女儿出生了。当时尽管负担、压力都很重,但对于我这个33岁成了家,又得了女的“黑帮”男人来说,却是鸡年有运,吉星高照。

    这年春节,村里的红卫兵组织造反派破四旧,他们宣布:“破四旧革春节的命。”“春节算得了啥,抓革命促生产,夺取革命、生产双胜利,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什么敬神、拜年、请客、送礼、吃喝玩乐都统统见鬼去吧……”

    春节前,造反派头头领着一群戴红袖章标志的红卫兵,在村里挨家挨户地搜查他们认为的四旧古物或旧书。当一名红卫兵小将走进我家,见我和妻子在饭前,正手持“红宝书”,面向毛主席像,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时,马上回过头报告头头说:“队长,林老师家我检查过了,没问题。”队长一听,没吭声,手一挥:“走!”领着红卫兵小将就到别处去了。其实,这其中的缘由我明白。因为当时,我是村里唯一识简谱、会拉京胡和能教村民唱“样板戏”、革命歌曲的再教育对象,他们这是对我的网开一面,我的藏书,才躲过这一劫,算是幸运了。

    那个年代的特殊产物:寂寞、孤独。缺少欢乐,没有祥和,“恭喜发财”之类的吉利话更没有了。我当时的人生处境,虽然随着时代浪潮的浮沉被推进谷底,但这鸡年带给我一家的喜事还真有几件:跟我学习“京剧样板戏”的小学生,在县京剧团现代京剧样板戏选段比赛独唱中荣获一等奖;我采写的三篇红小兵的故事,连续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少儿节目中播出,至今我还保存着录音带;我当年教过的差生“小爆竹”和王勇勇,先后参军并分别晋升排长、连长,他们的照片新春寄进我家,背面都写着“老师的教益终生不忘”“感谢老师教我做人”,至今这些照片还保存在我家的相框中;我教村民学唱的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春节期间连续在本村和邻村演出成功,深受好评。

    9

    1981年,我人生再逢第四个农历鸡年,也是党的第十一届三中全会把我这个“黑帮”从谷底救上岸来,让我重返教坛二次从教的新春。我得以再听金鸡啼鸣,再用更高更宽的视野向着希望、向着太阳,随着改革开放复苏万物的春风,努力地飞跃、前行。虽然生活上还有一些不如意,但毕竟心境畅爽了,学习和工作似着了魔,不计时间,不知疲劳,如果把我当时奋力工作、学习的劲头用火山喷发来比喻,一点也不为过。

    1981年至1993年的12年间,可以说,党恩浩荡,方方面面,日新月异。我带了家属,搬进了新宅。儿女孝顺,家庭和睦。生活似芝麻开花——节节高。通过函授,我经历了从中师至高等教育的步步艰辛,但我跨过了,并把我之所学所长,痛快淋漓地耕耘、播种在孩子们的心田里,让我一茬一茬的学生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每每想至此,一种由衷的幸福、自豪感便充满了心间。

    我永远也忘不了《当今农民》杂志社。正是因为这个杂志社连续刊发了我的散文诗《十年一部新诗篇》、报告文学《一位农民企业家的丰采》《绿色,田野的希望》及杂文、通讯等多篇文稿,才激发了我“育苗”的热情。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这个一向喜爱戏曲文学的农村教师便先后在胡格小学、林村中学、泽头中学和泽头小学组织了一批文学爱好者,成立了“中小学火花文学社”,发展了九届共206名小文学社员。

    为了让中小学生通过劳动实践,观察、分析和积累文学素材,我把宅前的三分自留地建成了果树科技实验基地和蔬菜栽培管理实验基地,并通过假日和星期天,无偿组织小社员们自由自在地进出我的园田、新宅,开展实践、观察、阅读和写作活动。

    得知第一届第一批“火花文学社”小社员新新写出来的第一篇《栽培管理果树体会》的稿子,被中央人民电台采用并收到发下的播稿通知后,新新和文学社小社员们高兴得一蹦三尺高。自此,一石激起千层浪,校园“火花文学社”的社员们,便掀起了你追我赶的读书写作热潮。于是,小涛、明明等许多小社员的习作《我劝二叔不漏税》《难忘恩师情》《第一次受表扬》《我喜欢苹果树》等60余篇,分别刊发在《中华少年》《小学生作文选刊》《作文点评报》《中小学生报》《山东教育报》等报刊上。

    “鸡”星高照。尤甚难忘1993年,“火花文学社”的师生们在省及国家级命题、半命题的作文竞赛中,荣获多项一、二、三等个人奖和集体奖,并有上百篇习作发表。其中,有的荣获了1993年“聂荣臻杯”全国征文比赛一等奖,并于当年10月,与镇教委主任李叙泽等三人,赴北京开会、领奖。如今,深浅相宜的蓝色梅花奖杯,还珍藏在我的书柜中。

    我的耕耘和奉献,虽没啥惊天动地的业绩,但整日繁忙而平凡的操劳,换来了幼苗茁壮,桃李满园,我就倍感欣慰了。

    10

    2017年,是我人生第七、从教第六个农历鸡年。眼下,我已耄耋之年,八旬又一。回首乌云满天的那段煎熬的岁月,陪伴我走过这段煎熬时光的,一是我深爱的国内外名著,二是我结发的老伴。是的,在那么一段被人歧视的困难日子里,让我能感受到生命的美好、生活的精彩和家庭的温暖,正是我当年结发的妻子。因为她的陪伴,才让我卸下了沉重的压力、负担,忘却了疼痛,抚平了创伤,并让我懂得了“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为之默默奉献的女人”这句话的千真万确。这就是:女人有恩,女人伟大。天下的男人,都应牢记于心。

    今天的我,特别是能和我的一茬又一茬孩子们相处几十年,勤恳耕耘、播种和收获,亦正是老伴的无私陪伴和殷切关照,才让我能够专注读书并致力于教育教学工作。写到这,当年与妻子牵手的那段故事,忽然,隐隐约约又映现于面前,挥之不去。

    那天,我同她一起到大队会计室,找大队干部开介绍信,到公社去领结婚证。我说:“真不想去,你自己去就行啦。”她追问:“为啥?”我有点难为了,说:“你知道吗?我是‘黑帮’,是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对象,人家不看见我,或许没啥,人家见了我,肯定会笑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就找个‘黑帮’‘臭老九’?”她听后,瞪了我一眼,很认真地说:“别人怎么说关我啥事?我喜欢,我愿意,这就够了……”

    那一刻,我的眼泪,潸然涌出……数十年逝去了,但鸡年回望老伴当年那段话,仍让我感动。当时,不论我在别人的眼中被议论美丑还是说长道短,她都是那么单纯而坚定地拉紧我的手,做好了同我共渡难关的准备。这种简单而坚定的快乐,正是我梦寐以求的那种幸福。

    11

    退休20多年来,感激着我的良师益友《威海教育》,是她,期期与我相伴,册册与我相随。仿佛,她似沁心的春雨,和煦的阳光,拂面的暖风,袭人的花香,时时撒向我的心田,唤醒着我潜藏于心底的初心与美好,使我敞开心扉,心生感动,让我这桑榆暮景,再添新采。从阅读到第一期《威海教育》的那一刻起,她便是我心灵深处的暖香了。我喜欢她,不光是因为曾被聘为特约通讯员和读之心身愉悦,更是因为精神上的寄托。因为,每天在文字里自由旅行,与文字说笑、对话,已成习惯。尽管如今我的读写能力不比从前,但我还是喜欢保持着一颗独特安静的心,与文字厮守,与文字相亲。常常,读到某校哪位师者的一篇令人心仪的美文,我便心似莲花绽放,美不胜收。有些文章内容情真意切,明知不是我的,却总能产生共鸣和牵动着我的心灵,像是同行,更似知己。虽然素不相识,可文字是有灵魂的。只要热爱,就能读懂,只要坚持,就会睿智。就是说,《威海教育》正如每天的阳光都是新的,一直照进我的心田,滋润着我的心灵,让我生机勃勃、心明眼亮,使我深情地向着太阳,拥抱阳光。

    眼下,我又刚刚与电脑交友了,虽然是位笨友,但感情很深,用我在文登师范读书的小孙女的话来说:“爷爷笨手笨脚,电脑不嫌,可太慢了,我来教爷。”我听后不以为然,其实,小孙女和我一样,并不聪明,只是笨鸟先飞。鸡年寒假的第一天,小孙女告诉我她的数学考了89分,语文是全班的第11名,英语不及格。我说没关系,期末的分数,不是生活的全部,知识的运用也不光只是呈现在试卷上,只要加把劲,笨鸟先飞就聪明。

    所以,我这个笨鸟,至今舍不得放下手中的书和笔,就是因为笨,我才坚持活到老学到老,再老,也忘不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本分。如今,我把书和笔换成了键盘、鼠标和屏幕,常常是只要我用电脑打字写文章,总叫老伴坐在我的身边,让她替我检查屏幕上的字是对是错,对了,她不作声,错了,她哈哈地笑。就是说,老年幸福的人生,真是不需要那么势利,那么患得患失,特别是退休师者的老年生活,知足常乐,简简单单地、坚定地爱着、守着,这就够了。从前,乡邻们对我和我的一家是冷漠、歧视的,现在则是亲热、羡慕了。丁酉鸡年,吉星高照,不忘初心,梦想成真了。(责任编辑 张 艳)

    文章录入:教育学会    责任编辑:教育学会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威海市教育学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7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