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威海市教育学会 >> 威海教育 >> 班主任之友 >> 正文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文章
  • 搜索:
    ◇威海教育专题◇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更多>>
    没有相关文章
     
    老师,请不要吝啬你的抚摸           ★★★
    老师,请不要吝啬你的抚摸
    作者:于涛   文章来源:文登区张家产中学   更新时间:2017-11-21 14:46:07   点击:107

    他,个头不高,皮肤黝黑,脖颈扭着,衣领歪斜,眼神里的不屑总让我心生寒意。这是我班的王帅,一个难以“驯服”的学生。

    值得庆幸的是,半年前他转走了;让我头痛的是,半年后他又回来了。开学不到一个月,几乎天天都有关于他的小报告:帅把别的班的同学揍了,帅欺负女同学了,帅把别的班级的门玻璃给卸了一块……自从他进入班级的那天开始,打架、骂人、欺负小同学、顶撞老师等一系列行为让我忍了再忍,但似乎呵斥、说教对他丝毫不起作用。这不,任课老师又把他领来了,因为他不写作业,老师让他到讲台前完成,人家可好,把尺子“咔嚓!咔嚓!”掰成了四截,公然和老师对抗起来。我绷着脸,端详着他,思考着对付他的招数。

    在抑制住最初几分钟的冲动后,我想起了心理学家哈洛做过的实验:把一群刚出生的恒河猴放进一个笼子里,里面有两只“母猴”:一只是用铁丝做成的;一只是用厚纸筒套上绒毛巾做成的,体内安装了一个灯泡。幼猴们刚进到笼子里时一边尖叫,一边撞击着笼子,情绪很不稳定,但是慢慢地它们知道母亲不会出现了,于是把感情转移到了绒毛母猴身上。它们趴在绒毛母猴的胸前,用身体蹭它,抚摸它的脸,轻咬它的身体。哈洛认为,这是因为绒毛母猴能够为小猴提供接触安慰,由此得出结论:爱源自温柔的抚触。亲子如此,师生同样不例外。

    看着帅脸色通红,一条条黑色的汗渍印在脸颊,我的手伸了过去。他下意识地向后一躲,我拉住了他,帮他擦了擦脸上的汗,笑着问他:“早上又没有洗脸?”他惊奇地瞟了我一眼,羞涩地说:“忘了。”我摸了摸他满是汗水的前额,“怎么又惹老师生气?”“我写作业了,可是找不着了,老师硬说我撒谎,还让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到讲台前去写,我丢不起那个人。”我拉起他的手:“你想过老师为什么不相信你的话吗?”“嘿,我不是个好学生,经常好心办坏事。”我看着他笑了,他也憋不住笑了起来。我问他:“说说看,你都什么时候好心办坏事了?”他吞吞吐吐地解释着:他揍同学是想打抱不平,因为那个同学领饭时插队了;他欺负女同学是因为那个女生把纸球扔到了我班的卫生区里;他把别的班级的门玻璃给卸了一块,是因为他们班的孩子把我班的玻璃不小心弄碎了。

    我拉着他的手谈了很久,跟他探讨对待事情的态度,告诉他做任何事都不能太冲动,不可以用暴力解决,这样只会造成更多的伤害,要选择更加恰当的处理方式,这样才能让别的同学和老师慢慢了解他,接纳他,才能和更多的人成为朋友。谈完,他主动到任课老师那里去承认了错误,然后又跑了回来:“老师,我可以加您QQ好友吗?”“当然可以,成了好友后我们可以用QQ聊天,好吗?”“嗯。”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每个老师都想和孩子拉近距离,和他们做朋友,倾听他们的心里话,但事实上我们和孩子们的距离总是很远。他们只是偷偷送我们一张卡片表示好感,急急忙忙问个好就跑远,总在远处偷偷议论着我们,总是低下头轻抬眼皮来看我们。所有的一切都缘于我们生硬的表达方式,就连表扬似乎都是那么高高在上,我们吝啬于课堂之外更多的话语,吝啬于对他们生活、学习的关心,更吝啬于一个轻柔的抚摸。

    请给身边的孩子们更多的抚摸吧,揽过他们单薄的肩膀,拉起他们冰凉的小手,抚平他们额前的忧伤。简单的一个动作,却可以拉近心与心的距离,让师生共同感受“爱”的温暖。(责任编辑 赵 倩)

    文章录入:教育学会    责任编辑:教育学会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威海市教育学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7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