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威海市教育学会 >> 威海教育 >> 书立方 >> 正文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文章
  • 搜索:
    ◇威海教育专题◇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更多>>
    没有相关文章
     
    吞梅嚼雪有余香——读《唐宋词欣赏》漫想         ★★★
    吞梅嚼雪有余香——读《唐宋词欣赏》漫想
    作者:陈莉霞   文章来源:威海市第一中学   更新时间:2017-11-20 15:00:40   点击:360

    《唐宋词欣赏》是中国现代著名词学家、教育家夏承焘先生写的一本小册子,即所谓的“大家小书”。此书作序者言,夏先生说词有水流云起、触处生春之妙。确实如此。那些曾经熟悉的诗词,经先生解读,词境更加明晰,词心更加可感。更为重要的收获是,我由此重新思考品读诗词的方法。

    知人论世、联想想象、吟诵涵泳、鉴赏手法……如此种种是大家达成共识的。然而,夏先生读词给我最大的启示是:把自己放到诗文中,把诗文放到时空坐标中。

    把自己放到诗文中

    把自己放到诗文中,就是结合自己丰富的生活体验进行印证和想象,将诗词中的意象贯串起来,提挈意脉,于无字处看出内在的关联和情感的逻辑,从而呈现完整的意境,在此基础上完成个性化的解读。

    而这一点也许是我们师生读词时容易忽视的。我们往往拆掉七宝楼台,咬文嚼字,见小失大,却忽视了身临其境与感同身受。

    记得有这样一则高考题:

    陈与义《寻诗两绝句》

          (一)

    楚酒困人三日醉,园花经雨百般红。

    无人画出陈居士,亭角寻诗满袖风。

          (二)

    爱把山瓢莫笑侬,愁时引睡有奇功。

    醒来推户寻诗去,乔木峥嵘明月中。

    问:诗中陈居士的形象特点是什么?请结合两首诗加以分析。

    我给学生讲解概括形象特点的方法,甚至联系做过的小说题目,进一步规范概括形象特点的形式。至于概括出怎样的形象特点,我以为要看学生的悟性,那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部分。

    偶然经过丛老师的班级,发现整个班级在享受一场赏读诗歌的盛宴。老师在讲台上一脸沉醉,双臂张开,以讲桌为中心“飞驰”“长啸”,仿佛化身为那位陈居士了!“你喝醉过酒吗?哦,没有。但你总有过情绪低迷的时候吧?当你看到大雨过后更加明艳的红花时,你会有怎样的感受?当你……”丛老师显然在用情景再现的方式,用自己的体验引领学生想象、还原诗歌的情境,让学生真切地感受到诗人灵魂的自由与生命的喜悦。学生时而沉思,时而面带笑意,时而读诗,时而看他。我想,在那一刻,学生定能跟随老师一起真正入诗,不再苍白无聊地徘徊在诗歌门口,不再是隔靴搔痒式地完成题目。

    读《一句顶一万句》时,印象最深刻的是书中塾师老汪对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解释。对于此句,他的理解是:因为身边没有朋友,朋友远道而来可以和自己畅谈,排解孤独忧愁,自然高兴;但如果身边已经有一位谈得兴起的朋友,此时远方来客反而妨碍了和朋友的交谈,怎么还会高兴?所以,他读出了“不亦乐乎”背后的孤独。这个解释完全颠覆了我们已有的认知,这真的是将自己的人生阅历、感悟与经典文字结合的典范,谁又能说这样的解读不熨帖、深刻又亲切、有味呢?

    蒋勋说:诗歌如果不能同生命对话,就真的是味同嚼蜡。此言得之!

    把诗文放到时空坐标中

    把诗文放到时空坐标中去观照,就是把诗文放到作者生命的节点中去领会情感,把诗文还原到文学史的节点中去探求价值。

    还原李清照的人生遭际,我们就不难理解《声声慢》与《醉花阴》中愁之浓淡。如果我们在学习中将清照词按照时间顺序稍作归类与梳理,精研她人生三个阶段的代表作,拓展其同期作品,那么在文字背后,李清照的人生轨迹与情感脉络会渐次清晰,我们便能够在作品的引领下真正触摸乱世中美神的心灵。

    蒋勋讲有“孤篇盖全唐”之称的《春江花月夜》时则强调:“一首完美的诗,首先需要结构上的精炼。如果我们相信天才论,张若虚真是一个大天才。不然就是时代真是到了水到渠成的阶段,这首经得起如此分析与探讨的诗才可能产生。”把《春江花月夜》放到文学史中这样的节点,我们才更清楚魏晋南北朝在文学形式上的准备,才明白初唐磅礴的宇宙意识的出现是完美诗歌横空出世的土壤。这样去读《春江花月夜》,我们不仅能赏析到美好的意象、蕴藉空灵的意境等,我们的阅读也会更厚重、更深邃。

    把作者与其作品还原到文学史的坐标中,我们就不会错过那些里程碑似的作品,就能够在集大成者的作品中挖掘更多宝藏。

    把自己放到诗文中,把诗文放到时空坐标中。这样体验式的细致入微与放眼文学史的宏通阔大相融合,才是我们读诗吟词、阅读文学作品的正途吧。

    梁绍壬在《两般秋雨庵随笔》中赞易安词中语“吞梅嚼雪、不食人间烟火气象”,而我读夏承焘先生《唐宋词欣赏》却由衷希望“吞梅嚼雪有余香”,让这余香氤氲在我的生活中、教学中。(责任编辑 赵 倩)

    文章录入:教育学会    责任编辑:教育学会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威海市教育学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7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