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威海市教育学会 >> 威海教育 >> 其他 >> 正文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文章
  • 搜索:
    ◇威海教育专题◇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更多>>
    “法官断案”后的思考 …
    谋定而后动  知止而有得
    给自己一点时间
    由一只鹘引发的一节作文
    作文教学中的“求真”
    对“有效教学”相关问题
    关于“非爱行为”的思考
    关于预习的思考
    由学生公交车上抢座引发
    由高中生现状所引发的思
     
    作文教学的尴尬与思考         ★★★
    作文教学的尴尬与思考
    作者:王桂芹   文章来源:《威海教育》   更新时间:2006-12-4 19:54:13   点击:6101

     用这样一个题目,缘于曾经颇为感触的一则教育随笔———《彷徨的时候,我选择呐喊》。文章比较随意,内容大体说的是在新课改的日子里,一种感觉日渐强烈,就是越来越不会上课了。常常对着参考、对着教材,诚惶诚恐,斟酌再三,却难以下手。但即使这样郑重其事,收获的却经常是课后的沮丧。这让我想起《茶馆》里一句台词———“改良,改良,越改越凉!”感觉课程改革走到今天,我们似乎更应该赋予这句经典台词一个更为神圣的使命———让它时刻督促、鞭策我们更加理性地反思自己的教育理念与教学过程。面对新一轮课程改革,假如我们依然安之若素,或者穿新鞋、走老路,那么,这课,的确怕要“越改越凉”了!

        基于此,我仅从作文教学的角度,谈一谈自己的粗浅认识与思考。

    前不久,在一次全校中、高年级学生学习情况问卷调查中,有这样一个问答,让语文教师颇为尴尬:

        “你感觉学习上最大的困难在哪里?为什么?”

        调查结果显示,有60%以上的同学选择了作文,原因比较集中,仅没兴趣一项,就占了半数以上。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我们的教师不是一直在努力提高孩子们的写作能力吗?为什么我们越是刻意去努力,孩子们越是对作文敬而远之呢?

        曾经听过烟台教育学院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苏景春主任题为“提高教育素养,尽快成为骨干教师”的学术报告。报告中,他浅显诙谐地描述了以色列把读书当成甜蜜事业的教育理念———以色列孩子在幼年时期刚刚接触到第一本书的时候,家长都会在书页抹上蜂蜜,孩子翻书的过程中,有时会把小手伸到嘴里,当孩子尝到手上甜甜的味道时,潜意识里会很自然地把读书跟甜蜜联系在一起,从而对读书产生愉快的第一印象:书是甜的,读书是快乐的!

        前段时间,我自费参加了全国著名学者董进宇博士的一个专题讲座。做为一位文理兼修的学者,董进宇博士对教育学、心理学、管理学、成功学都颇有研究,并且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立的理论体系。关于中国孩子的学习兴趣,董博士的一个观点特别引人深思,大致可以这样理解———中国孩子在很小的时候便在师长们有意无意的熏陶中熟知了古人“头悬梁,锥刺股”之类刻苦学习的名人轶事,在头脑中储存了大量诸如“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之类劝勉他们刻苦学习的经验、信息。也就是说,在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们对学习、对知识尚处于懵懂状态的时候,便知道了学习要刻苦。换言之,也就是我们的教育在潜移默化地向学子们灌输这样一种理念:学习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而人,做为高级动物的本身,又不可避免地具备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天性———逃避痛苦,追求快乐。如此看来,刻苦学习的要求与人类追求快乐的天性原来是一对矛盾对立的理念。

        怎样来消除这样的对立?我们的学习为什么是痛苦的呢?

        ———当我们带着这样的思考,反观中外启蒙教育截然不同的两种理念,回头再看小学阶段令师生绞尽脑汁甚至“谈虎色变”的作文教学,想必大家思考的焦点马上会定位到我们平日作文教学的点点滴滴……

        镜头一:单元作文训练的选题作文中,一则是“我最喜欢的音乐”,一则是“未来的乐器”。结果,有80%以上的同学选择了后者。同样,“地名的调查报告”与“编写地名故事”中,前者几乎无人问津。更有甚者,每次考试试卷评改中,总会有大宗雷同作文,不但形式思路千篇一律,更有原封未动的范文照搬,而平时作文水平不错的学生,却常常在考试中“马失前蹄”,输给这些弄虚作假的编造、套用与抄袭者。所谓优秀的考场作文,犹如“空中楼阁”,实在不堪一击。这些令人痛心的现状无不悄然向我们亮起红灯———为了作文的应试,为了作文的分数,为了作文的捷径,我们的作文教学正逐渐脱离生活的本源,走向枯竭!想想这样的作文教学学生怎能不痛苦呢?

       “生活如泉涌,文章如溪水,泉源丰富而不枯竭,溪水自然活泼地流个不停。”(叶圣陶)回首几千年的中国文化,许多语言大师横空出世,他们的绝世佳作从何而来?他们的聪明睿智从何而来?他们的文学功底从何而来?正本清源,回归本质,都是生活。写作是生活之物,是“缘情”“言志”之物。教育心理学家告诉我们,如果没有生活,如果不对写作产生需要,绝对难成好文。捷普洛夫说“一个空洞的头脑是不能进行思维的”,只有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素材,才能厚积而博发。为了让孩子言之有物,不讲空话、套话,不但需要一双敏锐的眼睛,更需要一颗善于思考的大脑。感于此,我们在教学过程中要努力探寻写作与生活的切合点,引导学生从生活的源泉中,领悟写作的巨大乐趣。

        首先,引导学生敏于观察生活。作文源于生活,源于观察。要抓住各种时机,引导学生调动一切感官,拓展观察范围,从“我”的世界,走向“周围”的世界,从“我”的生活,走向“社会”的生活。

        其次,引导学生善于积累生活。生活是一个大舞台,悄悄演绎着人生的酸甜苦辣。孩子们不但需要观察,更应该广泛涉猎,留心积累,积淀丰富的写作资源。

        第三,引导学生深于感悟生活。生活即课堂,科学与哲理无处不在。只有真心融入,在积极的实践中经受挫折,感悟历练,深刻体验,才能获得宝贵的灵感与创作激情。

        镜头二:在学校的一次学生日记检查中,有关“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类套话、空话曾经在某一个班级出现率高达40%之多。日记内容更是简单机械,胡拼乱凑,枯燥乏味。诚然,孩子的活动范围原本就局限于学校与家庭,很多教师却在应试教育以分定质的包袱下急功近利甚至投机取巧,不但作文训练形式单调呆板,而且作文数量也仅限于每学期课本要求的寥寥几篇。如此以来,无异于将写作的小舟搁得更浅,将孩子的手脚缚得更紧。久而久之,孩子的脑袋空空然也,自然谈文色变,不但写作的兴趣荡然无存,甚至严重影响到母语学习质量。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zhaoqian    责任编辑:zhaoqia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威海市教育学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7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