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精灵 > 文章列表
岁月有痕,父爱无边 (浏览次数:79)
发表于2017-12-17 22:02:00

岁月有痕,父爱无边

——父亲七十七岁生日记

想想你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

抚摸你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

不知不觉,你鬓角露了白发;

不声不响,你眼角上添了皱纹。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

人间的甘甜有十分,你只尝了三分。

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

央求你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

 

听听你的叮瞩,我接过了自信;

凝望你的目光,我看到了爱心。

有老有小,你手里捧着笑声。

再苦再累,您脸上挂着温馨。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

生活的苦涩有三分,你却尝了十分。

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

央求你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

本周末是父亲的生日,照嫂子们美言,父亲的生日是我们家中的节日,每逢父亲的生日,耳边就会响起这首歌。感觉这首歌最能涵盖和诠释父爱了。

儿时,一直不喜欢父亲。他爱喝酒,喝多了酒就不消停,提高分贝说话、骂人;他爱吵架,跟母亲没完没了,吵走了我童年里许多的快乐;他不对孩子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坚信棍棒底下出孝子……甚至在我成年后,还在炫耀,他四个孩子中,我和大哥挨打最多,也成才了,那份得意,让我感觉简直是讽刺。我都被打得逆反了,无处发泄甚至顶撞老师,这些,他都无从知道。

昨天的饭桌上,大哥把现场气氛炒得火爆,一瞬间成为父亲的歌功颂德大会了。大哥说父亲最大的优点就是从来不说假话。记得刚来威海那时,他在一处建筑工地看门,顺便给工人们做饭。公司遇到一起官司,需要有人做伪证,相中了外表老实巴交的父亲。给予父亲相当可观的好处费,在糖衣炮弹的狂轰滥炸下,父亲依然不为所动。他说:我一辈子没别的本事,就是走到哪里都能直起腰杆做人,一辈子没说过瞎话。如果我收了你们的钱,说了违心的话,出门就没脸见人了。是啊,父亲讲诚信的品行,是我们家的传统美德,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回想自己走过的路,又何尝不是这样,用心活出自我,活得坦然、活得真诚。

父亲是村里出了名的孝子,他虽然排行老三,却承担了赡养祖母的大半任务。大伯在天津工作,而且还是前任祖母所生,自然远水难解近渴。二伯父在镇上教书,一周回家一次。父亲每晚劳动过后,都要去祖母家中烧热炕,直到祖母离世。至今犹记,父亲做贼般往祖母家中偷粮的情景。那时,家中也不宽裕,母亲觉得我们给了祖母应有的粮食,略微多加点就够了。父亲仍觉不够,为了避免发生争执,就利用夜间时间到地里收粮食往祖母家偷运。谁知母亲有先见之明,安排四个孩子在祖母家到土地的途中层层设防,自己亲自捉赃,父亲便撞到枪眼上了。父亲走夜路还喜欢哼着歌,我们老远就听到了,迫于母亲的狮威,也不敢发个暗号,父亲只有被生擒活捉的份儿了。不过,被捉后,父亲却笑嘻嘻的,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似的。这让我想起他曾在为我讲故事中,说的一副对联:老太太不是人,九天仙女下凡尘;两个儿子都是贼,偷得蟠桃孝娘亲。估计,他是用自己的行动来践行这副对联的吧。的确,儿子偷自家的粮孝敬娘亲,的确不算贼。

父亲不是一般的能干,说他一个顶俩,绝不是夸张。别的劳力白天干完活,一到晚上倒头就睡。他经常白天去做瓦工,利用晚饭后的时间干活,在月光下挖菜窖、割黄豆、把成熟的玉米砍倒……记忆中,几乎没看到父亲有片刻的清闲,以至于给我造成错觉,以为天底下的男人都是这样的,直到后来才发现上了当。

父亲个子小,估计如果年轻些,到《水浒》剧组里扮演武大郎或《封神榜》里扮演个土行孙之类,准保有戏。就为这,当年母亲曾表示坚决不嫁,怎奈父亲穷追不舍,姥姥姥爷看上了,父母之命不可违,母亲委屈了一辈子。父亲个子小,经常自我解嘲式的把“矬不溜丢”挂嘴边,但若是外人这样形容他,他便立马翻脸,比翻书还快。所以,时间久了,没人敢拿他的身高开玩笑。或许我受了他的影响,初中时,同桌在我面前笑话另一个矮个子女生,说如果再胖点可以滚着走了,害我几天不搭理她,她还纳闷了好久。人小志气大、力气也大。父亲讲自己年轻时,曾和村里最好的二叔一起去为生产队到二三十里外的村子用小推车运东西。俩人推一般重的东西,据说爬坡时,路边干农活的人都停下来驻足,因为父亲个子太小,在前面望去,根本看不到人。人们惊讶地喊:快看,路上有车小推车自己在走。于是都想看个究竟,等到车子走近时,看到推车的父亲,路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这么个小个子,能推动这么高这么重的东西,这不是天方夜谭么?在路人的惊叹声中,父亲推着他的车,自豪地继续前行。

父亲还担任过两年的生产队长,这事连本村的大嫂都知道。当年我们八队连续多年人均粮食产量排全村最后一名,父亲不知在哪里说了句大话,要是他当队长肯定比这强。这话被传到村干部那,于是,他们就合伙将父亲一军。父亲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危难时刻显身手,接任了生产队长。父亲带领社员加油干,把队里那些偷懒耍滑的二流子单独成立一个生产小组,自己亲任队长,带着他们下地。在队长的监护下,没有一个敢偷懒、消极怠工的。当年,我们队就获得了大丰收,实现了跃居第一的零的突破。当时,村里曾有规定,哪个生产队的人均粮食产量达到全村第一,就奖所在的生产队一头骡子;花生人均产量达到全村第一,奖一头牛。可以想象,父亲把骡子和牛牵回生产队时,队里的社员们该是多么的扬眉吐气。父亲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想激流勇退,家庭人口多,他必须当瓦匠多挣钱才能养活一家人。村干部第一次坐在了我家炕头上力劝,激将法二次发挥了作用,父亲又干了一年,产量依然遥遥领先,得其他队有点能耐的社员想方设法调到我们队里。干了两年队长的父亲,坚决不再干了,干部也不再坚持,他便继续兼职,农忙时收种庄稼,农闲时干泥瓦匠。

父亲是个称职的泥瓦匠,他虽然未经师傅指点,却自学成才,手艺有口皆碑。许多人家门楼顶上两端的燕子,就是父亲用水泥捏成的。门两侧石墩上象征吉祥如意的桃子,也是父亲用锤和钻一点点敲出来的。有这样的父亲,难道我们不应该感到自豪吗?

说起我们家盖新房,那也是个奇迹:村里给的宅基地是个大坑,需要好多石头才能填满,父亲就带着舅舅、姨夫去在寒冷的冬天里,顶着雪花,天天去石窝子打石头。四间房子盖成,没有花一分工钱。全是父亲平时为村里人干活时经常少要几天工钱,换回的热心人相助,这在我们村里仅此一家。父亲的好口碑,逐渐赢得了村里人的尊重。

曾一度认为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都是在放养中长大的,父母没有教育过我们。但仔细回想,父亲不就是在用自己的一生为儿女们做出表率吗?我们把父亲的缺点努力屏蔽,再挖出父亲的优点用心研磨,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父亲做事严谨,早已于无形中流淌在儿女们的血液里,是那么刻骨铭心,代代相传。

而眼前的父亲,在我们眼中更加和蔼可亲了。多年的高血压,剥夺了他恣意酗酒的权利,变得更回慈祥了。在他面前,我可以撒娇让他背一下,不再像小时候惧怕他那双凶狠的老鹰抓小鸡般的利眼。七十七岁的老父亲,对生活非常满足,非常爱笑。拉着他和远在武汉的阿彤哥视频,他瞪着眼睛看很入迷;我们拉着他拍个大头照,他也会乖乖地配合,还会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的盯着手机看。

父亲的牙龄磨光了,那是他过穷苦日子的见证。不知道有多少该扔掉的鱼头鱼刺、骨头、爬虾皮都经他的牙龄磨碎硬咽下去。每当他一笑露出那一口残缺的牙齿,就有一股心酸涌上心头。

时代飞速发展,当年地主家的小少爷,如今是我们家的老寿星了。侄女说,她连爷爷八十岁、八十八岁的蛋糕都设计好了。明年清明前后,大侄女的孩子也即将出世,到那时我们家将实现四世同堂的夙愿,父亲一定会美得合不拢嘴。

谨以此篇,祝老父亲生日快乐,健康长寿!祝我们一家互敬互爱,其乐融融。

 

2017.12.17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