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威海市教育学会 >> 读书频道 >> 文学原创 >> 散文 >> 正文
 
 时间,我
 感恩父母
 走过今天
 夜读趣谈
搜索:
普通文章 我的指明灯——《弟子规》
普通文章 我的好朋友——《弟子规》
普通文章 我读书我快乐
普通文章 研读教育名著,做智慧型教师
普通文章 读《西游记》有感
普通文章 好书伴我行,扬起教育风帆
普通文章 读《哈尔罗杰历险记》有感
普通文章 读《勇敢的小飞龙》有感
普通文章 读《悄悄喜欢你》有感
普通文章 读《魔法圣诞节》有感

简单其实是个高标
班上办黑板报,一直都让人烦心,几个小姑娘学习都不错,而且都是……
普通文章 时间,我想对你说
普通文章 绿色的希望
普通文章 感恩父母的爱
普通文章 银滩,故乡之歌
普通文章 走过今天
普通文章 夜读趣谈
普通文章 宽容是首诗
普通文章 邀请意气来做客

《孩子你慢慢来》
我,坐在斜阳浅照的台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的做一件
普通文章 教室和陋室
普通文章 梦里书香知多少
普通文章 书香让我醉——我读书 我快乐
普通文章 理解·美丽
普通文章 读《鲁滨孙漂流记》有感
普通文章 教育的“源动力”与“试金石”
普通文章 书籍——智慧的启迪
普通文章 追求教育的新境界
 
蒙山之行       
蒙山之行
作者:鞠传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10-18 15:26:41  2308

我对旅行不感兴趣,今年十月一回去接孩子的爷爷。爷爷准备到我们家长住,他说三年五载不想回去了。所以老公说,我嫁给他十二年了,虽然每年都回家过年,但总是觉得还有的是时间,所以我们从来没出去看看,身为蒙阴的媳妇,连蒙山都没爬过,是不是有点羞愧。最主要的是今年如果不去,那以后的机会可就少之又少了。其实对于我来说,不去孟良崮,不去大峡谷,甚至不去蒙山,都不是什么遗憾。因为我本来就不喜欢旅游。  

可说归说,实情就是,如果爷爷来我们家了,那我们回去的机会可真就是少了,没事我是不会去的,甚至我想,就是他老家有事,我也不想回去了,我只管着老的,至于小一辈的事,就是我所力不能及的了。再说回去一趟太累,先不说这六七个小时人车,单就睡觉就让我不堪忍受,换了地方我根本睡不着,但因为爷爷在老家,每年的过年,我们不得不回去过年,于是在别人都尽情的享受过年的清闲时,我都在进行着忆苦思甜的教育。  

回家的第二天,我们去的蒙山。离我们家真不远,一百来里。可我觉得好远,或许是生道,也或许是因为那道儿太窄,车速太慢,我觉得走了老半天,路上那么多的高山,让我和儿子觉得哪一座都可以被称为蒙山,因为那山都和蔚蓝的天相接。狭路古道,高山耸峙,无怪乎兵家必争之地。  

蒙山给我的第一感觉,它就是一座连亘四五里的普通的山。山峰与山峰错落有致的排列,围成了半圆。只是山上的树郁郁葱葱,似乎密得不透任何的罅隙。颇有原始森林的风韵。  

蒙山,我来了,虽然我不怎么想你,但我还是来了,那是因为你的“原始森林”可以吸引我了。我印象里,凡是可以配得起“原始”两字的,那是得有一定的资本的,那是时间的沉淀,岁月的洗涤。蒙山应该有这资本。慕名而来的人真是不少,套用儿子一句成语,那真是连袂成阴。可这山也忒不仁道,步行了好几里,连山的边似乎都没沾上。我和儿子问了好几遍,到没到山根,导游都说没到,还没爬山,我已经气喘吁吁了。  

好不容易到了山的南门,南门建得倒是气势辉煌,白色的大理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龙凤回旋盘绕,颇有王家气派。  

走进南门,登蒙山才算真正开始了。  

进山有两条路,南路,中路。我们根本不知走哪一条好,刚好有个本地人路过,我们问走哪一条路好,他说,走南路,都是人造的景观,要想看原生态的,还得走中路。无需置疑,我们肯定走的是原始森林那一条,因为我们本着领略原始风情的目地来的。为此,我们付出了汗与泪的代价。  

开始登山时,我们还斗志昂扬,谈笑风生。看到自然景观免不了的赞叹,发表点个人的观点。看到黄姑崖,儿子说那肯定是一个叫黄姑的人在这里跳得崖。我想想也是,那陡峭的山崖,肯定书写着悲壮和慷慨,这里面的故事,肯定浸透的血雨腥风。“小二郞帽”,我们急不可耐的找帽子在哪儿,找来找去,也没找到。间或着还有许多景观,慢慢的,这都不能吸引我们了,我们开始关心离终点还有多远的问题。因为人,真的是越走越累。腿越来越迈不起来。虽然都是台阶,但路确实是越来越难走。我好多时候都不敢回头看,总觉得似乎已经站在了高山之巅。可一问迎着走来的人,才知道还差老鼻子远了,甚至连五分之一都没走到。老公想往回返,可我们都不愿意,觉得来一趟蒙山,就这么浅尝辄止的回去,也但没意义了。最主要的是儿子还一连串地喊着,我们今天是来探险的,怎么能就这么放弃。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吧。  

烈日当空,虽然是秋意颇浓,但我们却都汗流浃背。只看老公脸上的汗犹如涓涓细流了。如果下面是湖泊,那肯定会汇成一条小溪。山路时而曲折,时而陡峭,好多的地方我都是手脚并用。儿子看着,说我好退化了,退就退吧,如果现在我真成了猿猴,那还好了。而儿子和老公早就成三条腿了。好不容易到了休息站,那里是简易的帐篷,里面有卖水煎饼苹果。儿子说饿了,想吃煎饼,一问,一张煎饼七元,乖乖,一块钱好两三张的煎饼到这里一张就是七块,真真杀人!可当我们往后看看,觉得它卖七十也不过分了,这真可以说是重山峻之上,九曲十八弯,别说挑着东西,就是像我们空着手走,也觉得是奇迹了。这挣得是辛苦钱,所以说多少都无可厚非了。再问问他们还有多远才到雨王庙,答曰:四分之一。我们听后,都有种欲哭无泪之感,这是什么鬼地方,走了半天,才走了四分之一。老公坚决地想放弃,他说什么也要往回走,我让他往后看看,他攥着我的手,往下一看,马上改变主意,还是往前走吧。因为他回头一看,我们正站在直上直下的山腰,想往回走,似乎是不可能的了。此时的我们真是进退维谷,举步维艰。怎么办,没法办。我们只好又闷着头往前走。因为到了雨王庙,最起码我们还可以坐着索道下山。  

路还在继续,腿却越来越不听使唤,路上时而听到孩子的啼哭声,间或着还有大人的叱咄声。谁说不是,在这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地段,本来是出来旅行的,可这真是活人被路逼死了。前面路途渺茫,后面悬崖峭壁,如果背着孩子走,那天黑也走不到头。怎能不让人恼火。  

儿子也开始罢工了。走一小段,就得坐一会。好多时候,都是撅着厚厚的嘴唇,就像是我们欠他几百串钱一样。  

筋疲力尽,还得继续。  

腿犹千斤,还得纠结。  

唉,罢工的不止儿子,老公又是想打110的,又是得打120的。只有我不敢出声,那是因为当初就是我极力怂恿他们走这条道儿的。我哪有资格发牢骚。  

其实我后悔的不止是这一点,本来我想走进原始森林,我想像着这里肯定是参天的大树,那大树粗得三五个人环抱都抱不过来,事实上,这里的树都是些手臂粗细,只是木质坚硬得没有商量得余地。越走,我越悔。走到此时,我肠子都好悔绿了,这是什么旅行,这纯是红军的万里长征。这是正宗的挫折教育。  

    一直在走,一直在爬。好几处都没有台阶,正宗的山路。儿子开始放赖了。老公给儿子弄了两个拐杖,儿子变成四条腿了。可还是走走停停。我们相互鼓励,相互扶持。此时,儿子都好成我们的偶像了,所有好话都说尽了,如果此时儿子撂挑子,我们真得玩完儿。  

走了将近四个小时,我们终于走到了山顶。当山风袭来的那一刹那,汗全无了踪迹,人的心阵阵发冷。那真叫高山之巅,无怪乎孔子他老人家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说。俯瞰四周,来时的路竟然成了条条银线,人影模糊可见,犹如蝼蚁在爬行。但那时,我没在意山巅的景观有多么的摄人魂魄,而是想到王国真的一首诗:“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面对连绵起伏的山峰,我和儿子歇斯底里地喊着,惊飞了一树的山鸟。我们还不过瘾,似乎想把所有的疲劳和怨恨都从胸腔里散发出去,可除了引起剧烈的咳嗽和喉咙的干渴,似乎没得到什么。  

山的最高处是一块平坦的大石。老公都没敢爬上去,我和儿子上去之后,手和脚就没敢离开平面。最终还是手脚并用的连滚带爬地下来,还惊魂未定。  

下山的时候,没我们想像得那么惊险。所以心也放松了许多。自然景观慢慢得又入了我们的眼。  

偶然间走到了一个叫云松古道的地方,那是我所看到的最美的地方。全部用胳膊粗的松木铺成的,旁边也是用松木搭得栏杆,它们浑然一体,相依相存,历经风日的洗礼,尽显沧桑和厚重。踏上这云松古道,顿时觉得自己似乎从唐月宋风中走来,步履轻盈,衣袂飘飘,颇有道风仙骨之态。我惟恐惊扰了岁月这位老者,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在其间穿行,可它还是吱吱扭扭地唱起了宛转悠扬的歌儿。  

   

它连亘绵延3999米。我和儿子本来想一路走去,走进这古香古色的仙径松路。可老公一看这行程,断然决然的反对。他看了路标,如果走云松古道,远很多,而走另一条路,则近二分之一的路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们走了另一条路,走时了真正的原始森林。  

参天的古树,衰败的残枝,眼前织成密不透风的网。本是烈日稍斜,可山里云雾缭绕,很有人在仙境里行走的感觉。山中寂静无声,听山风听鸟鸣听松涛阵阵,与耳畔厮磨的都是天籁之声。自然真是美妙的乐章。  

我抱着那古树,对老公说,这树搬回咱家,肯定可以铺完三间卧室的木地板。老公抚摸着那树,意味深长地说:我的木地板呀!害得儿子笑我们俩,说我们俩疯了,这是原始森林的树,人家根本不让砍。老公拍着儿子的肩,效仿儿子的口吻:老兄,他就是给我,我也不要。  

或许是因为使过了劲儿,也或许是因为心情轻松的原因。不知不觉走出了山。本来我们想坐索道,但它得排两个小时的队。本来想坐漂流,它也得等一个半小时。索性走着下去吧。反正回来的路比去时的路好走多了。当娇阳与西山款款深情地相吻时,我们回头看去,我们竟然围着山转了整整一周。  

临走的时候,儿子想买纪念品,我说,买什么纪念品,回家之后,找个地方,把你那拐杖供起来,它就是我们最好的纪念品。  

文章录入:鞠传杰    责任编辑:战珍珍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威海市教育学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7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