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威海市教育学会 >> 读书频道 >> 文学原创 >> 小说 >> 正文
 
 梦想——
 “白云、
 西游记中
 灰羊羊与
搜索:
普通文章 我的指明灯——《弟子规》
普通文章 我的好朋友——《弟子规》
普通文章 我读书我快乐
普通文章 研读教育名著,做智慧型教师
普通文章 读《西游记》有感
普通文章 好书伴我行,扬起教育风帆
普通文章 读《哈尔罗杰历险记》有感
普通文章 读《勇敢的小飞龙》有感
普通文章 读《悄悄喜欢你》有感
普通文章 读《魔法圣诞节》有感

简单其实是个高标
班上办黑板报,一直都让人烦心,几个小姑娘学习都不错,而且都是……
普通文章 时间,我想对你说
普通文章 绿色的希望
普通文章 感恩父母的爱
普通文章 银滩,故乡之歌
普通文章 走过今天
普通文章 夜读趣谈
普通文章 宽容是首诗
普通文章 邀请意气来做客

《孩子你慢慢来》
我,坐在斜阳浅照的台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的做一件
普通文章 教室和陋室
普通文章 梦里书香知多少
普通文章 书香让我醉——我读书 我快乐
普通文章 理解·美丽
普通文章 读《鲁滨孙漂流记》有感
普通文章 教育的“源动力”与“试金石”
普通文章 书籍——智慧的启迪
普通文章 追求教育的新境界
 
樱花树下       
樱花树下
作者:疯狂米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5-10  1548

樱花纷飞的春天,你我分离,眼泪落了,滴在心上。柔情的风翻卷着地上零落的樱花,思念的心绪在内心深处挣扎。绚,天堂的樱花开得美吗……  

那是晴朗的星期一,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  

艾老师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进了教室,站在讲台上。微笑着注视她的每一个学生,清澈的如湖水的眼睛里泛着一波一波的温柔。  

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那个角落,那属于绚的座位。现在,那个位置空空的。她的眼神渐渐地暗淡了,心也有些空落落的。  

绚有没有来。  

绚是个很苦命的孩子,她学习很出色,特别是她的作文在整个县上都是出类拔萃的。可是,自从几年前绚家里的顶梁柱——那个做出租车司机的父亲在一次车祸中不幸去世后,绚的成绩就一直在下滑。从那时起,她和绚便成为了朋友,绚总是把生活和学习中的困难和苦恼向她倾诉。后来她才慢慢知道:绚的父亲去世后,她的母亲也身染重病,卧床不起了。  

艾老师把目光从绚的位置上收回来,耳边响起了背书的声音。她走到了班长的身边,弯下身子低声地对班长说:“莎莎,绚今天还没有来么?”莎莎转过头,看了看旁边那个空荡荡的位子,可爱的嘴角微微地向下弯曲,摇了摇头。  

“这怎么办?”  

“是啊,绚已经两个周没来了。”  

“那绚落下的功课有人帮她补吗?”  

莎莎瞪着大眼睛,眼睛一眨一眨,尴尬地抿了抿嘴:“老师,绚没什么朋友。”  

艾老师轻轻地抚摸着莎莎的长发,她想起了两个周之前的绚,面黄肌瘦,嘴唇发白,上课总是带着粉色的毛绒小帽。她曾经问过绚为什么不把帽子摘下,绚的眼神躲躲闪闪,说她只是感冒了。  

她的心里一阵翻腾,有了深深的愧疚——自己的学生,自己的朋友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上学了,自己却无动于衷。她突然有了一种迫不及待想见到绚的渴望。  

放学后,她到超市买了些水果,就急急忙忙地赶往绚的家。她并不是去家访,只是去看望、慰问生病的朋友。  

她站在离绚家几步远的地方,看见不远处的那个小平房,淡黄色的灯光透过糊着报纸的窗户混合着微弱的月光撒在了地上,印出了艾老师细长的影子。她来到那个破旧的生着锈的大铁门前,“咚咚咚”敲门声打破了这寂静的黑夜。  

屋里传来微弱的声音:“谁?”  

“是绚吗?”艾老师试探地问,“我是艾老师。”  

门里顿时传出了轱辘与地面的摩擦声,很快,大铁门开了。

淡黄色的灯光下,她惊奇地看到了绚的脸色比以前更加苍白,小巧的嘴唇上泛着点点紫色,粉红色的毛绒小帽紧紧地扣在头上。原本又粗又浓的眉毛,现在变得淡了许多。最令她惊奇的是,绚尽然坐在轮椅上!  

“绚,你怎么了?”绚淡淡地笑笑,没事似的带着艾老师走进了那个充满了中药味的被绚称为“陋室”的家。家里“环堵萧然”,只有一个不大的立柜和几把椅子,唯一的一件家电是那个大约有二十一英寸的彩电。然后是一大一小两张床。小床旁边摞了两个很大的纸箱子,上面放着绚的课本和一个被剪掉一半的饮料瓶,瓶插着一支怒放的樱花。樱花一直都是绚最喜欢的。  

绚的病重的妈妈躺在大床上,见老师来了,激动地连忙想坐起来,可过急的动作引起了她一阵剧烈地咳嗽。绚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把枕头垫在了她的后背上,让她靠在上面。然后自己默默地转过身滑到那个靠近门的不被人注意的炉子前,侍弄那一砂锅中药,没有对艾老师说一句话。  

艾老师就近拖过一把椅子,靠着绚的妈妈坐下,握住绚的妈妈的手,微笑着看着她。绚的妈妈,原本应该是光滑白皙的脸,现在却被病痛折磨地变成了蜡黄色,没有光泽,眼角上那几条皱纹,饱经沧桑像刀刻一般深原本只有三十几岁的女人,看上去倒像是五六十岁了。  

还没等艾老师开口,绚的妈妈眼泪就落了下来。哭着说:“绚这孩子命苦啊……她爸前几年就走了,我们娘俩的生活全靠我的那点补助金支撑着还能凑合着过,可没多久,我就病了,全靠绚照顾。可是现在绚又……”绚的妈妈禁不住大声哭起来。  

“绚怎么了?”艾老师紧张地问。“她……”绚的妈妈无语凝噎。  

这时平静地用娴熟的动作把砂锅里的中药汤倒在了碗里,用匙羹搅了搅,轻轻地吹着碗里的药。然后转过轮椅把药端到她妈妈的跟前。  

“妈,我没事的。您安心养病,啊。”绚像哄孩子似的对妈妈说,“快吃药啊。”  

绚把碗放在了妈妈的床边,转身就要离去,艾老师一把抓住了绚的手:“绚,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绚的眼睛躲躲藏藏,似乎是不想让艾老师看到什么。艾老师一直追随着绚的眼睛,很是激动,问道:“绚,告诉我,你这几天为什么没上学,为什么总是戴着这帽子,为什么现在坐在轮椅上,你原本又粗又浓的眼睫毛和眉毛怎么淡了。绚你回答我,你到底……”  

艾老师一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又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眼前的绚:坐在轮椅上,带着毛绒小帽,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眼睫毛和眉毛都少了许多。  

 “绚,难道你……”  

绚的妈妈终于忍不住哇的大哭起来,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  

“白血病……”  

这个词语就像是一个响雷在艾老师的脑子里轰的炸开了,她做梦都没想到会是白血病。艾老师的眼睛傻傻呆呆的望着绚,那个昔日里活蹦乱跳的绚,经常在下课的时候跑去她办公室里问她一些上课不太懂的问题,放学的时候和她一起并肩回家,在她生气的时候变着花样让她开心,让她笑的那个绚,现在却坐在轮椅上,脸色憔悴没有了过去的生气。绚把头转向一边,无语地任泪水在脸上肆虐。  

“赶快找医生啊!”艾老师焦急地说。  

绚的妈妈无力地摇摇头:“太晚了……”  

“不!在当今的社会,白血病已经不算是不治之症了,只要抓准时机,并且积极地配合医生的工作,是可以延缓生命,甚至痊愈的。”艾老师坚定地说。  

“让绚做化疗了吗?”  

“只做过一次,太贵了,我们支付不起。”绚的妈妈绝望地说 “我只能一天一天地看着绚……”  

“不!!!”艾老师大叫着打断了绚妈妈的话。她不愿也不敢相信她刚刚听到的一切。她紧紧地抱住绚,生怕一松手绚就消失了。绚的泪水如河流般蔓延过她苍白的面颊,溅落在艾老师的肩上,艾老师泣不成声,和绚哭成一团……  

分别时,绚看着艾老师,期待地说:“艾老师,现在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周末你带我去看看樱花好吗?”  

“好的,我明天就带你去。”艾老师笑了,尽管眼睫毛上还带着晶莹的泪珠。  

第二天,艾老师请了假,早早地来到了绚的家。  

绚今天起得很早,她穿着白色的小衬褂,外面套了一个宝蓝色的毛绒背心,下身穿着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虽然看起来不是出众的漂亮,但是也很精神。  

公园里,樱花盛开。粉红色的樱花林,像花的海洋。  

远远就闻到了那沁人心脾的花香。在这里,心慢慢地被花香抚平,使人忘记了一切的伤痛。绚的心情高兴得不得了,恨不得脱离这可恶的轮椅,跑到那樱花树下转上几个圈。  

“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樱花吗?”绚欢快地问道,看不出一点生病的样子。 “因为樱花有好多不同的花语:纯洁、高尚、热烈,还有希望。”  

绚一脸的陶醉:“很早以前就在书上读到过描写樱花的那些片段:人生短暂,活就要像樱花一样热烈地活着,即便是死,也要果断地死去。樱花凋落的时候,纷纷扬扬地从树上落下,很干脆。”

春日里柔情的风不忍地吹落了数上的几片花瓣,花瓣随着风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落在了绚的手掌上。  

绚看着这片粉色的花瓣,眼泪情不自禁地落了下来:“希望……希望……从父亲走后,我每时每刻都希望,对生活的希望,对学业的希望,对母亲的希望,病后对自己的希望……每时每刻,每时每刻都抱有希望,时时刻刻都在安慰自己,不要放弃这唯一一个属于自己的希望,不想让这简单的希望从自己的身边流逝。不能让自己颓废,因为我还有希望,对生命的希望……”绚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看着这些生命旺盛的樱花,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地逝去。  

那一瞬间,艾老师看到绚对未来的憧憬、对生命的渴望和与病魔斗争的坚强,就像这怒放的樱花,让人爱到心痛。  

树上烂漫的樱花,一簇一簇像是粉色的天使,在这树杈上优美地跳着圆圈舞,仿佛是在恋恋不舍树上生命的美好。  

一阵微风,花瓣轻盈飘落,晶莹如雪,如霞,细细碎碎。漫天的樱花纷纷扬扬地洒落,飘舞到地上,留下一地的粉色。阳光为樱花镀上温柔的金色。好一地的绚烂,在那樱花零落的绝美的舞步中,艾老师看到了绚的微笑。艾老师的心被痛痛地揪起,微扬的嘴角隐不住在颤抖。  

“当然,我喜欢关于希望的一切事物。宝蓝色,像宝石一样靓丽幽蓝,它是‘希望’的代名词。”这时,艾老师才发现,绚身上的宝蓝色的背心映衬着绚是多么的可爱。绚幸福地微笑着,艾老师的眼泪却止不住地流着。  

樱花树的枝叶沙沙作响,绚抬起头,橘黄色的阳光透过粉红色的花瓣斜斜的映照在绚的脸上,就像一触即碎的闪光玻璃。  

艾老师的心仿佛破了一个大洞,有什么东西像沙漏般迅速地从她的心里流逝,纵使女娲在世,也无法弥补。她颤抖的手紧紧地抓住绚,她强忍住自己的心痛:“绚,要——坚——强。”

可是,春天过去了,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又是樱花纷飞的春天。樱花树下,花瓣纷飞中,艾老师仿佛看到了绚——她微微侧转过头,透过纷飞的花瓣,唇角的微笑还是那么的温柔,眼睛还是那么乌黑晶莹,眉宇间还是那么清澈动人。  

一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她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流了下来,心里无数次地呐喊着:绚,你怎么忘记了樱花的另一个花语——等你回来……  

她扬起脸,望着刺眼的阳光,有谁说过抬起头,眼泪就不会流下来……  

 

文章录入:疯狂米老鼠    责任编辑:zhaoqia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威海市教育学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7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81号